《囧妈》网播引“三重门”:院线上火、长视频
ʱ䣺 2020-01-27

  2014年上海电影节,博纳老总于冬说了句有一些骇人听闻的话语,”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而到了2020年的春节,这句话看起来稍微需要调整下,在大的舆论场的氛围下,字节跳动似乎也正在加入对于电影产业的渗透,BAT的”T“,也应该改成“头条”……

  2020年1月26日,正月初二,有媒体发“诛心”之论,以疫请当下的票房对比之前的春节档的票房成绩,使得“大年初一全国票房仅181万”登上热搜榜,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大片纷纷撤档、院线纷纷暂停营业的严峻形势下,得出春节档票房大幅下滑的结论是“毫无意义”的。

  与此同时,《囧妈》转网引发的热议还在持续,有人从中看到了院线的危机,有人得出这是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的“野心”,也有人认为这是资本控制电影行业必然出现的结局——那么,春节档的消失和《囧妈》转网的争议究竟对于中国电影600977股吧)行业有什么影响?又会对优爱腾主导的长视频赛道有什么影响?且听读娱君为您解读。

  毫无疑问,在春节之前,各方对于《囧妈》的票房表现还是抱有相当信心的,无论是主控的欢喜传媒,还是保底发行的横店影视603103股吧),以及全国的众多的院线,而徐峥本身为了这部电影也是跑了各大综艺以及和诸多网红携手宣发——以及,突然的提档也是打了众多竞品一个措手不及,但当疫请形势严峻,各大片纷纷撤档之后,《囧妈》转网似乎也让院线电影上下游的尊严扫地。

  2020年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当日,字节跳动宣布《囧妈》将于大年初一全网免费独播,这也是历史上首次在线首播的春节档电影。根据《囧妈》片方欢喜传媒公告,于2020年1月23日,www.468819.com【成语故事】这七个成语都与北魏清河,公司全资附属公司“欢欢喜喜”与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协议,欢欢喜喜与字节跳动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字节跳动将向欢欢喜喜最少支付人民币6.3亿元作为代价。

  这波操作不仅让用户们目瞪口呆,同时也使得电影行业尤其是院线方面伤透了心。

  或许因为春节期间停牌原因,24亿保底的上市公司横店影视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在2019年11月的时候,横店影视和欢喜传媒签署《囧妈》的总票房高度24亿的保底协议,通过这笔交易欢喜传媒将提前获得不会不少于6亿元的收益——而这个数字,也是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的交易价格,其实对于欢喜传媒而言,《囧妈》和字节跳动的交易价格是打折的,但考虑到档期的延后,也是一桩不错的商业行为,但对于横店影视而言,损失不仅是票房上的,更重要的是对于品牌以及上市公司形象的伤害,不知道后续欢喜传媒是否会弥补。

  但反应更剧烈的,是来自院线尤其是浙江的院线。宣布免费播出当日下午也就是1月24日的下午,就有一封署名“浙江电影行业两万多从业人员”的声明传出,在这份声明中提出《囧妈》和欢喜传媒对于困境中的中国电影产业是相当恶劣的,他们也将在后续对徐峥和欢喜传媒做出一定的抵制——之后,此份声明的署名上,又加上了“上海、南京、徐州等多地XXXX名电影行业的从业者”。

  到了晚间,更是有多家电影院线公司署名的《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的文档在坊间广泛流传。

  确实,突然开了天窗的春节档本身对院线而言就是灾难性的打击,而诸多院线寄予厚望并且投入真金白银参与宣发的《囧妈》的转网自然也会引发院线方面的“同仇敌忾”——但改变电影尤其是大片发行的格局的结论,可能有一些夸大了《囧妈》的真正影响力。

  在《囧妈》免费播之后的两天,《囧妈》的口碑和影响力也基本比较清晰,两个小时的时长和故事相对缓慢的叙事风格,以及徐峥对于“囧”系列的拧巴,都使得在这部电影的缺陷在手机端被充分放大,豆瓣6.1的评分也基本上符合观众对于这部作品的评价——如果坐在电影院里,陪着家人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或许有着额外的感动,但对于抱着手机或者投屏看的网友们而言,这部作品的噱头和快感甚至不如一些精品的网大。

  所以,读娱君的观点比较保守,院线电影的优势在于体验,网络电影的优势在于方便和快捷,两者之间的界限确实正在变得模糊,但对于商业大片主导的中国电影市场而言,院线方面着急上火是可以理解的,但从改善观影体验的角度来看《囧妈》转网,可能会更有利于院线方面迎接未来的挑战。

  《囧妈》免费播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也有小道消息说,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也在和多部春节档大片洽谈网播事宜——不过到了大年初二,这个说法还是局限于传闻,并未有实质性的进展。

  在很多行业媒体解读《囧妈》网络播出的时候,都会提到这件事对于优爱腾为代表的长视频三强带来深远的影响。确实,西瓜视频近年来在长视频领域也是动作不错,2018年今晚香港开奖结果除了云集了不少来自于视频行业的人才之外,也购买了不少影视剧的版权,同时,也开发了一些综艺节目——事实上,背靠字节跳动的西瓜视频,确实已经成为长视频领域的相当活跃的一个参与者。

  而欢喜传媒,同样也有一个“平台的大梦想”。据了解,欢喜传媒一直有一个Netflix梦,此前就锁定中国多位顶尖导演,如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希望掌控中国影视剧原创顶尖内容的源头。此前,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和李非的《两只老虎》就在其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独家播出。“欢喜首映”的定位是“全会员制与收费点播相结合的精选电影平台”,目前一年年费100元。

  而在此次《囧妈》合作中,“欢喜首映”也被视为最重要的条件,在两阶段的合作中都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客观来看,欢喜传媒近年来在中国电影市场中的表现相当抢眼,但想做Netflix……距离实在太遥远,这里就不特意赘述,主要来看看《囧妈》在长视频市场的量级究竟如何。

  首先要肯定,《囧妈》对于西瓜视频的象征性意义极大。之前,虽然西瓜视频也购买了很多的版权影视剧,但无论是体量还是价格,都离优爱腾曾经掀起的版权大战还有相当的距离,《囧妈》从这个层面上而言,确实是一次成功的事件营销;

  其次,《囧妈》等院线大片在长视频的内容布局中并非关键点。无论是海外Netflix、迪士尼、亚马逊的流媒体大战,还是国内优爱腾的三强争霸,自制剧和自制综艺始终都是内容竞争的最重要环节,其次才是网大、纪录片以及电影。而市场也早已验证,大剧和热综对于用户、品牌的吸引力都是无可比拟的,而优爱腾为之投入的费用也是每年数以百亿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西瓜视频在长视频赛道上要补的课还很多,所谓弯道超车还远远谈不上,或许说等西瓜能够开发出足够有影响力的剧或者综艺再谈比较合适。

  所以,可以将《囧妈》看做字节跳动送给西瓜视频的过年大礼包,借此,西瓜视频在这个需要宅在家的春节赚关注赚人气赚流量,同时也给优爱腾三个小哥哥看到如果不保持优势,后面追赶的弟弟就有机会青铜变王者。

  于冬曾经提过,所有的电影公司都会为BAT打工,而到了2019年以及可以预见的2020年,几乎所有的热门电影项目都会在抖音或者快手做宣发——所以,大片的发行格局或许很难改变,但宣发的渠道早已翻天覆地。

  在春节前后,各大短视频仍然是最受欢迎的app,读娱君随手截取的苹果appstone的大年初二的免费排行版,前8名就有5款是短视频应用,除了快手和抖音之外,微视在这个春节的表现也是不俗。

  快手在这个春节期间也是下了血本。在2019年,宿华、程一笑立下了军令状,于2020年春节前冲击3亿DAU,而最重要的动作就是和央视春晚的合作,而在此前,就是快手与央视春晚举办的独家互动合作发布会上,快手方面宣布,将在除夕当晚发放10亿元现金红包,创历史新高,同时,为了这一战略,有消息说快手将投入30亿。

  腾讯微视也在去年的基础上,新升级了“视频红包”的玩法。从小年到元宵节,联合诸多媒体、品牌和明星等推出个人视频红包、明星红包雨、集家乡卡等多重玩法。其实,在微信上推出的视频红包,也被视为腾讯对于微视的再一次重量级押注,也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

  而抖音也在携手诸多卫视春晚的同时,更有《囧妈》的加持,应该说在这一波的春节营销中也毫不逊色。

  所以,虽然受制于重大疫请的影响,各种营销的玩法也是受到了相当的冲击,但毫无疑问,短视频仍然是这个春节期间市场营销的最大玩家;同时,快手、抖音和微视的携手发力,也巩固了短视频应用在整个春节期间移动互联网的统治力,这或许就是大势所趋。

  属于短视频的风口仍然猛烈,这也支撑了字节跳动敢于一掷6.3亿,将《囧妈》在西瓜视频、抖音和头条上免费播出;而快手也创造春晚史上最大的视频点赞纪录。

  凭着用户基础的优势,短视频平台的两大巨头快手和抖音,也开始从此处出击,不仅要变长,财神高手论坛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中国消费。同时也在直播领域火力全开,所以,未来不仅电影市场要重视短视频,整个影视行业或许都要重新认识短视频,而快手和抖音从这个春节开始,也不再局限于宣发层面,要往上下游渗透。

  最大受益者字节跳动6.3亿买到几十亿的效果,同时拉升西瓜视频和抖音的影响力;

  对徐峥而言,作为近年来票房增长的受益者,徐峥在这个春节档前后的表现让很多业内人不满;

  对全国的院线而言,不仅是被打脸,实际也是受损的乙方,但因为分散,所以声量并不大;

  对大片的发行而言,格局改变谈不上,用户对线上和线下观影的体验要求大不一样;

  对中国电影行业,也是有一定伤害,从toc回到tob对于中国电影市场绝非好消息 ,真刀真枪抢到的票房让观众回到电影院才是中国电影近年来被资本和观众认可的关键;